酸枣树_古堡传奇_11、兴民国初现新气象枣树滩李九遇救星_免费阅读 -17K小说网

17K小说四月天女生登录   |  注册看过书架消息写书充值首页排行榜分类17K男生17K女生IP改编免费小说完本小说手机端游戏中心我要写书k(div.Nav div a).forEach(function (a) {if (location.href.indexOf(a.href) === 0) {this.item(0).className = ;a.className = now}})k(div.Nav div a.write_book).style({background: (function (path) {if (path.indexOf(/man) === 0) {return #025995} else if (path.indexOf(/mm) === 0) {return #75A462} else {return #E36411}}(location.pathname))})17k小说网男生历史军事酸枣树[书号2956409]全屏阅读评论本章返回目录+书架上一章下一章选择背景颜色:12345678选择字号:特大大中小11、兴民国初现新气象 枣树滩李九遇救星《酸枣树》古堡传奇/著,本章共7454字,更新于: 2019-03-14 10:24乡下人得到消息的渠道单一,且多是道听途说,往往听到的消息都已走样变形,查无实据。不过这次从县城传来的消息却很实在,因为这确实是一个改天换地的大事件。县城里原来的县太爷被革命党赶走了,新上任的县太爷改名叫县长,就连国号也改为“中华民国”了;皇帝也下了龙庭,后来又迁往东北老家去了,在关外把国号由大清宣统改为满洲国了。秦安县东乡里的一切还是照旧,赵员外还是保长,城里“万顺马”的掌柜马云飞头上多了一个“县参议”的头衔。董承嗣成了“万顺马”派驻西安商行的三掌柜。进过城的乡下人除了害怕被街上偶尔巡游的一帮青年学生剪掉辫子之外,似乎再没有与之前有什么大的不同。不过后来很快民国**给当地带来了一些实实在在的好处:首先,用不到两年时间,修造了一条从西安经宝鸡、天水、秦安、通渭、定西、榆中直达省城兰州的公路,路面铺了黄土、石灰、砂石混合而成的三合土,能跑汽车,能走大马车。这条公路从南向北贯穿了秦安县城,在跨越南小河时修造了一座石拱桥,修桥的石料取自县城北边十里铺的琐子峡,全秦安县的上百个石匠们花了整整一年的时间开采制作石料,又动员了十里八乡的青壮年轮流出工搬运修造。据说大桥的设计参考了河北省赵县洨河上赵州桥的式样。只不过乡民们谁也没有见过赵州桥是什么样子的,他们只是觉得这是有生以来见过的最大的桥了。竣工典礼的那一天,县长亲自主持仪式,请了天水行署的专员剪彩;**官员与四乡绅士做嘉宾,这些管理全县的头面人物加起来也不过四十多人。**的官员们一律穿的是制服(后来知道那叫中山装),而四乡来的保长绅士们还是身穿长袍马褂,他们认为这么隆重的仪式上还是穿上长袍马褂更加庄重。十里八乡来看热闹的人比正月里逛凤山上泰山庙庙会的人还多。唯一的缺憾就是这条公路上走的汽车却非常少,有时一整天也见不到一辆,这让那些起了个大早,赶了几十里山路专门去看汽车的乡下人很是失望。秦安县城里的马车倒是不少,出了南城门通往云山梁的盘山公路上,常有马车吃力地爬山,车把式们在陡坡路上甚至自己跳下马车,一边吆喝,一边自己帮着马拉套。时常弄得车把式们汗流浃背,气喘吁吁。载重的马车下坡时也不轻松,车把式们嘴里不停地发出“吁!吁!”的召唤,双手扳着刹车柄,那刮在马车转轴上的榆木块和轮轴摩擦,发出悠长的“嘎吱—嘎吱”声。马车只要上了云山梁顶,路面就变得平缓起来,拉车的马儿和车把式们都会松一口气。到了云山镇,车把式们一般都会打尖休息,品茶聊天,给马儿喂草料,检查马掌铁和索具。“万顺马”商号有六辆马车,来往于天水——秦安——通渭和马营之间,在沿途小镇都设有小店铺,车把式们一路都有吃饭、休息、住宿的地方。这在秦安县里真是首屈一指,人人仰慕。赵员外只有一辆马车,就跑个县城——村庄和兴丰梁上的曳湾集市之间。拉粮食,运柴草和水果蔬菜等农产品。虽说走趟县城也就三十里路途,花两个多时辰,不过乡下人一年中也很少去城里,因为他们的生活所需基本上都能自给自足,极少去城里购物。很多日用器物在本乡就能买到,比如,本乡的康坡村就烧制陶罐、陶碗、陶盆、面鱼盆、坛子、酱缸,大大小小,形形**,成龙配套,且又极其便宜,还多是用粮食、洋芋,自己织的土布等进行交换。针头线脑之类有走街串巷的小货郎送上门来。县城里虽说有了汽车,可亲眼见过汽车的,在每个村庄里也是为数不多的几个人。黄红天也听说了城里的变化,心里也想着看看外面的世界,因为他自从来到这世上的十六个年头里,最远也就赶着羊群去了一趟兴丰梁上的旧集寨、曳湾集,路程不过三十里。可是,他总感到实在脱不开身,那七八十只与他朝夕相处的羊们,实在离不开他,还有住在堡子里的张老头,晚上别说打更了,就连自己上个厕所都非常吃力,如果没有黄红天每天给他半碗羊奶,恐怕他的坟头都长满青草了。这年冬天的一个早上,黄红天照例早早的起来,给张老头挤了半碗羊奶放在了他的床头,自己到堡院中靠东墙的一个小棚子里烧了一大锅谷子面稀粥,当锅里的粥滚开之后,他就用瓦盆把谷子面稀粥舀到一个长条形石槽里。又掺了几瓦盆凉水,顺手拿起旁边的一根木棍在石槽里搅匀了,等凉了一会儿之后,他就把两根手指伸进去石槽的稀粥里试了试温度,然后就走到羊圈门口,打开栅栏门,用一根自己常拿在手里,磨得光滑油亮,透着血色的酸枣木鞭杆“梆!梆!梆!”连续而有节奏地敲击了几下。这时羊圈里发生了一阵骚动,几只哺乳的母羊带着自己的小羊挤到了门口,排着队,昂着头,从黄红天的身旁很骄傲地走向了石槽边,走在最后边的是这群羊中的头羊,它有两只盘了三百六十度的大角,把耳朵圈在中间,身形高大,体格健硕,赛头小驴;头羊很沉稳地走到门口,侧了一下头,用角蹭了一下黄红天的大腿,舔了舔黄红天的手,黄红天用手捏捏头羊红红的耳朵,拍了拍头羊的脑门,算是回礼。栅栏门从头羊的身后关上了,头羊走到石槽边时,几只母羊已经把嘴伸进石槽里,连气都不换地一通畅饮,饮完之后就领着自己的小羊到堡院里溜达去了,小羊羔们在母亲身旁又蹦又跳,做着各种奇怪的动作。石槽里的稀粥已经一滴不剩,这时黄红天向烧过粥的锅里舀了一瓦盆水,用一个老笤帚疙瘩在锅里涮了几下,把所得到的涮锅水与锅巴的混合物都舀到了石槽里,他又返回身去从屋里的一条布袋中捧了一大捧麦麸撒在石槽里,用手中的酸枣木鞭杆搅动了几下,头羊这才把嘴伸进石槽里,吧唧吧唧有吃有喝地享用了他的特殊加餐。这时,在堡中溜达了一圈的母羊们又来到石槽边,把石槽舔得干干净净。黄红天备好自己一天的干粮:一小口袋炒面,几个炕洞里烧熟的洋芋,两根胡萝卜。他把这些食物分开装在两个小口袋里,用一根布带扎好,一前一后搭在肩上。打开羊圈的栅栏门,羊群就跟着头羊,如同出征的大军,按次序走出堡门。一天的放羊生活就这样开始了。西北山区的冬天里,放羊并没有想象中的那么艰苦,也没有“天苍苍,野茫茫,风吹草低现牛羊”那样的浪漫景象,而是完全凭着牧羊人的耐心,对羊们的感情,对这片土地的熟悉,才能把羊们领到能吃饱肚子的沟沟峁峁里去。在这多年的牧羊生活中,黄红天从放牧十几只羊开始,随着岁月的增加,羊群也不断扩大,他的放牧范围也由近及远,一圈一圈地扩大。现在方圆三十里的地界里他都去过了。今天,他准备去兴丰梁东边的枣树滩放羊,来回将近三十多里地,虽说路是远了点,可是那儿地势开阔,又是阳坡,干了的草叶柔软细密,羊们最喜欢吃。在平常的日子里,黄红天刻意不去附近的几个山沟里放牧,因为那几个距离近一点的山沟是留着刮风下雪,天气状况不好,或特殊情况下应急的,跟“兔子不吃窝边草”是一个道理。羊群顺着堡门外唯一的盘山小路走下来后,黄红天就挤到了羊群前边,把自己背的东西搭在头羊的背上,然后在空中甩了两个响鞭,自己走在前边,领着羊群走出山沟,过了南小河的冰桥,进了对面的山谷,顺着山谷的羊道(放牧羊群的过程中,由羊群踩出的羊和人都能走的路)边走边放牧,土狗大黑跟在羊群的最后边,把那些只顾低头吃草,脱离羊群,拉在后边的个别羊们驱赶进羊群里。还不到晌午时分,黄红天已经和羊群到了枣树滩。乍一听这个地名,就以为这里满是枣树似的,其实就只有为数不多的十来棵酸枣树,几棵长得大的,虽然有大腿粗细,但都长得拧七扭八,树皮粗糙,遍布裂纹,疙里疙瘩,连砍柴的人也懒得动一指头,真是丑极了。这十几棵酸枣树长在一个小山包下边,旁边就是从宝鸡翻越关山到清水,再通往秦安县城的一条便道,就在去年这条道上还常有肩挑背扛的贩夫走卒,赶着三五成群骡马的脚户们来来往往,驮运货物。这枣树滩就是他们的必经之地,也是他们经常休息打尖,给牲口饲喂草料的好地方。这十几棵粗蠢的酸枣树就是天然的驿站。其中有一棵酸枣树由于树冠太大,头重脚轻,又被大风吹翻,倒在地上后几乎是贴着地面爬着生长的。靠根部的一段树干形成天然的长凳形状,过往的客人自然地坐在上边抽烟,吃干粮。天长日久,树干被磨得光秃秃的。秋天里,客商脚户们还会摘下几颗红红的酸枣放在嘴里,嚼一嚼,满口生津,很是提神解乏。可是自从今年,民国**修通了宝鸡到兰州的公路后,这条便捷商道一下沉寂了下来,连这棵充当板凳的的酸枣树,在它经常坐人的地方,都长出了一尺来长的新枝条。枣树滩的草也长得格外茂盛了。在这冬天里,那柔软的干草是羊们最可口的食粮。这也是黄红天要来枣树滩的原因。走了半天的路,已到枣树滩,黄红天的饿劲与乏劲上来了。他走到那棵趴在地上,,常常坐人的酸枣树旁,看到树干的背上长出了枝条,他就抽出了腰间常带的一把砍山刀,贴着树皮挥过去,那一排新长出的枝条就齐刷刷地落在了地上,这段树干又恢复了长凳的功能。黄红天从头羊的背上取回自己的食物袋,解开缠绕在袋口的麻绳,把手伸进去,掏出两个炕洞里烧熟的洋芋,捏在手里已是冰凉冰凉的。心里说:我偏不吃凉的。他向旁边走了几步,从周围的树下、石头旁,扯了几把柔软干燥的草叶,然后掏出挂在腰间荷包里的黑火石与火链。把手指蛋大小的一团棉花球压在黑火石上。这棉球是用草木灰泡的水浸过,然后再在太阳下晒干,如此反复三次做成的。棉球的成分是由七成旧棉花和三成柳絮混合而成的,燃点很低,只要有一个火星溅到上面就可点燃。黄红天用钢质的半月形火链狠狠地敲击黑火石,只见火星迸溅,那火星溅到了棉球上,点着了棉球,棉球冒出微弱的一缕青烟。黄红天拿起棉球,撮起嘴唇,轻轻吹了一口气,红红的火星就能看见了,他又把那有了火星的棉球放在一把柔软的干草中间,不停地吹气,由轻到重。那把柔软的干草就开始冒烟,烟由淡到浓。一会儿,草窝里一片通红,迎风一晃,轰一下,奇迹般地冒出了火苗,随即又变成了火把。黄红天把着了火的草把放进脚下提前准备好了的一堆柴草中,这一堆火算是生着了,捡来周围的枯树枝架上去,火着得更旺了。黄红天用一根长点的树枝扎了洋芋,伸进火堆里,转着烤了一会儿,就吃到了热腾腾的洋芋了。他又把几根胡萝卜放进火里烧烤,当胡萝卜表皮变得焦黑,浑身变软之后,黄红天顺手扯了一把柔软的牧草,裹在胡萝卜上,轻轻一捋,那层焦黑的皮就都脱下来了。拿在手里的就是一根光滑软绵的熟胡萝卜了。黄红天坐在树干上,一口炒面,一口胡萝卜,一口洋芋地吃起了午餐。羊们散布在洒满阳光的山坡上,啃着冬天里难得的优质牧草。土狗大黑跑了过来,趴在黄红天的脚边,抬着头,摇着的尾巴扫起了地上的枯草和灰尘,一双黑亮的狗眼睛紧盯着黄红天一张一合的嘴巴。黄红天知道大黑也饿了,他从包里取出一个土陶碗,走到一只奶头饱胀的母山羊旁边,蹲下身子挤了半碗羊奶,自己一口气把它喝完了。他又走到另一只黑色的母山羊旁边,挤出多半碗羊奶,回到火堆旁,从口袋里抓了一大把炒面,撒在盛有羊奶的碗里,顺手捡了一根木棍搅匀了,就把碗放在了大黑的嘴边,大黑就急不可耐地舔食起来。一会儿功夫,陶碗就被舔得比水洗过还要干净。黄红天又拿出一个不太好的熟洋芋,在大黑眼前晃了一下,就抡圆了胳膊,向远处的山坡扔去,大黑抬头紧盯着那个黑黑的洋芋蛋在空中划出的优美弧线,四脚生风地向前跑去,当洋芋落地的瞬间,大黑也箭一般的冲到了洋芋的落地点。这样的游戏大黑和他的主人几乎每天都玩,只是抛出的东西不同而已 ,有时是食物,有时是木棍草球之类。吃饱喝足了的黄红天,在暖暖的阳光下,不觉间睡意来袭,他干脆就在火烬旁,头枕了酸枣树根,顺势蜷在了草地上,舒舒服服地睡下了,一会儿就进入了梦乡。在睡梦中,他的眼前一道亮光闪过,抬头一看,南天门大开了,孙猴子手拿金箍棒,跳过来跳过去。猪八戒拖着九齿钉耙,晃着猪脑袋,两片招风大耳呼啦呼啦地扇着,紧跟在孙猴子的身后。忽然,七仙女们一个接一个飘出了南天门,每人手里提了一个篮子,每个篮子里装的仙桃都冒了尖。孙猴子与猪八戒冲上前去一通乱抢,仙女们吓得花容失色,四散逃跑,篮子里的仙桃掉了出来,仙桃从南天门一直向下飘飘悠悠地向枣树滩落下来,黄红天兴奋极了,双手急忙伸向了天空,等着接那掉下来的仙桃。可是,那仙桃只在空中飘忽,就是不落地儿,急得他在地上又跑又跳,但还是不管用。正在这时,天鼓敲响了,那鼓声一阵紧似一阵,原来,有个仙女逃到了玉皇大帝那儿,告了孙猴子与猪八戒的状,玉帝老儿派天兵天将来捉拿孙猴子与猪八戒。孙猴子上窜下跳,指东打西,天兵天将的阵脚大乱,混战中胜负难分,猪八戒却有点招架不住,拖着九齿钉耙转身就跑,有个拿铜锤的天将,竟然把铜锤向猪八戒投掷过去,一下却没砸着猪八戒,那铜锤就直直地掉下天空。黄红天眼睁睁地看着那铜锤向自己头顶砸了下来,他拼命躲避,可是却怎么也挪不开脚步,就在他急得满头大汗,想大叫一声又张不开口的时候,那铜锤就“嗵”地一声落在了他身旁的地上。这一吓使得黄红天身体猛的一个抽搐,从睡梦中惊醒。他忽地一下翻起身,却发现眼前多了一个人,还立着一匹正喘着粗气的枣红马。这个人看起来身形矮小,一身皂衣短打扮,大约三十出头,此时正躺在地上,左手紧紧地攥着马缰绳,看来他是故意在这里掉下马背的。黄红天正惊讶又恐惧地发着呆时,那人开口说话了:“小哥,我的腿受了伤,不能再跑了,后边有人在追我,你把我赶紧藏起来吧!如果你不管我,那就只有死路一条了。”黄红天看了看这个一脸祈求神情,凄惨无助的男子,似乎从中看到了父亲时常出现过的眼神。他没有犹豫,一把抱起脚下躺着的男子,转身跑到山包后,把它放进一个雨水冲出来的小坑里。那人对黄红天说:“小哥,你赶紧过去,把马缰绳收起,拴在马鞍上,让马向着县城的方向,把这只袖箭插在马的后屁股上,叫马儿把追我的人引开。”黄红天接过那人递来的,约三寸来长,尖端锋利的一只青铜袖箭,抱起旁边的一团干草盖在那人身上。接着,黄红天跑到那匹枣红马身旁,那匹马这时正在低头啃着地上的干草,缰绳拖在地上,他轻轻地从地上捡起缰绳,拴在马鞍上,从笼头上牵了马,向县城的方向走了几步。然后,绕到马的侧后方,右手紧握袖箭,猛力向马屁股上插下去。瞬间,袖箭刺进马屁股足有一寸多深,枣红马负痛,两只前蹄腾空而起,惊恐地嘶鸣一声,接着发疯似的向前蹿去,一会儿就跑出好远。这时,又传来一阵急促的马蹄声,黄红天继续斜靠在酸枣树根上,顺手拿起灰烬旁的一个小土豆,慢条斯理地剥起皮来。很快两骑土黄色的蒙古马到了酸枣树旁,骑在马上的是两个身穿黑色制服,扎着裹腿,头上戴着大盖帽的民国警察。他们一停下就喝问黄红天:“嗨!放羊娃,看见有人骑一匹枣红马从这里过去了吗?”黄红天表现出惊恐的神情,抬手向远处指去。顺着黄红天手指的方向,两个黑衣警察刚好看到枣红马将要消失在枣树滩尽头的马屁股。黑衣警察没有耽搁,就向还喘着粗气的土黄色蒙古马的屁股上打了一鞭,双脚一磕马镫,那两匹马就驮了两个黑衣警察,向枣红马消失的方向跑去了。黄红天等两个警察跑得不见踪影了,就起身转到山包后,扒开盖在刚才救下的黑衣人身上的柴草,那人翻起身来,爬出土坑,腿上的伤口已经自己包扎了。只是脸色蜡黄,身体似乎要虚脱了的样子,黄红天一看这情形,就扶那人顺着山坡斜躺在草地上,自己回去拿了碗,走到一只有奶的山羊旁边,挤了大半碗羊奶,端到黑衣人身旁,又凑近那人嘴唇,那个人用手扶了碗,很快喝完了多半碗羊奶,又用舌头舔了一下嘴唇,用右手揪掉了粘在嘴边的几根羊毛。半碗羊奶下肚,这人的气色明显好了起来,开口就对黄红天说:“小兄弟,你的救命大恩,我没齿不忘,我也一定会报答你的!”黄红天看了看那人,突然说:“你是时迁吧!每次我听董承嗣大哥讲水浒里有关时迁的故事,我脑子里的时迁就是你这个样子的。”那人苦笑了一笑,脸上露出惊讶的神情,只说:“差不多是这样的吧!我们不敢呆在这儿了,如果那两个警察返回来,发现是你救了我,就把你连累了。”黄红天说:“马上走!说完话,他打了一个响鞭,又撮起嘴唇打了几个长长的口哨,那散布在满滩满坡的羊们,听到羊司令的召唤,很快抬起低头吃草的头颅,向小山包聚拢过来。黄红天牵来两只身强体壮的公羊,从包里掏出两根长布带,用布带把两只羊从前胸部和后腹部位置各捆了一道,这时两只羊被紧紧地捆扎在了一起,成了双头八腿连体羊,他把“时迁”用双手抱起,头朝着羊首的方向,放在了两只羊合成的羊背担架上。这种享受的方式也是黄红天最为得意的发明创造之一,当他平时放羊归途不想走路的时候,常用这种方式犒劳自己。或躺、或坐,有时甚至站到连体羊背上行走或奔跑。黄红天把时迁安排妥当,就走到盘角头羊的身旁,摸了摸它的耳朵,向回家的方向指了指,又拉着悠长的腔调喊了一嗓子:“回——家——走唻……”喊完,他从头羊的屁股上推了一把,这群训练有素的羊们,就在头羊的带领下走上了回赵家堡的路。黄红天跟着连体羊,“时迁”很舒服地躺在羊背上,两条腿岔开了搭在羊尾部,随着有节律的晃动,有一会儿他竟然打起鼾声,睡着了。在中途,黄红天两次换羊驮人,每次换上的都是两只强壮的公羊。天擦黑的时候,他们回到了堡中。张老头一见黄红天这么晚才回来,不免唠叨埋怨了几句。也就是时常挂在嘴边的几句话:天黑了有狼,不安全,人的命比羊的命值钱,之类的话。当羊们都进了圈,张老头突然发现了黄红天带来的那个人,一阵惊愕之后,发现他腿上有伤,就急忙叫黄红天把人扶进自己住的房间里,又看了腿上的伤势,询问那人的籍贯姓名,做何营生。那人自己说是河北人,姓李,因为是本家族同辈中出生的第九个男儿,故取名李九。只因河北这多少年来战乱不断,家族败落,各房自谋生计,男儿一到成年也都各奔前程,有吃粮当兵的,有落草为寇的,也有做贩夫走卒的。这李九只说他在铁路上讨生活,有五年多没有回过家了,常在上海、江浙、河南、西安一带走动。张老头没有再问什么,只是点着灯,仔细察看了伤势。当他抬起头来时,脸上表现出沉重的神色。李九看着张老头,安慰张老头说:“老人家,伤口看似严重,却并不打紧的,子弹就是一粒小铁丸,我在草地上的时候已经自己掏出来了,现在只要一盆凉开水,洗净了伤口,再敷上砸烂的蒲公英,要不了十天半月就会好的。”其实,让张老头不放心的正是这不明原因的枪伤。黄红天赶紧去烧开水,张老头给李九端来晚饭,一碗小米稀饭,两张玉米面饼子,一盘萝卜腌的咸菜。黄红天在炉子上架好柴,烧上水,三人就凑在一起吃了晚饭。吃过晚饭,因为在冬天的西北很难找到蒲公英,又加是晚上。李九听从了张老头先用老酒清洗伤口,再用艾草烧成灰敷在伤口处治伤的偏方,黄红天很麻利地在灶前扫净一块地皮,烧了一束今年端午节拔来的艾草,把得到的一把白白的,透着艾草清香的灰敷在了刚用烧酒清洗过的伤口上,又重新用一块干净白土布包扎了起来。伤口包好之后,李九和黄红天在一个屋里睡下了。本书首发来自17K小说网,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下载17K客户端,《酸枣树》最新章节无广告纯净阅读。17K客户端专享,签到即送VIP,免费读全站。更多 编辑推荐榜1 网游之神秘复苏2 无敌小神农3 娱乐:我只想安静…4 星辰与灰烬5 大宋之我是杨家三郎6 枭爷霸宠萌宝妻7 腹黑太子高冷妃8 夫人她又在虐渣了9 这种霸总还是摁死…10 莹爱成殇资讯快递【新势力】堵上西楼专属访谈【活动】年度TOP人气角色形象首秀!【新势力】关外西风专属访谈【大神】兽黑狂妃:皇叔缠上瘾【完结】火爆完结书,全本折扣!【火爆】女频新书爆款,不看后悔!【修罗武神】★解锁新剧情,和楚枫一较高下!★人气热销言情热销西游从方寸山开始收徒西游世界,佛教和天庭最大?不不不,苏玄的一群徒弟才是,大闹天宫孙悟空,复兴妖族十太子,勤奋劳动六耳猴,太多了漫威之开局继承达克赛德穿越漫威,继承黑暗君主达克赛德魔板,绿巨人?钢铁侠?灭霸?在我黑暗君主面前,皆为蝼蚁,整个漫威,唯我独尊!大唐:人在朝廷,朝九晚五穿越到了大唐,成了一个小兵,我好慌。什么?自带上班系统当金手指,“武安君,城北土匪作乱,陛下请你去清剿。”加载更多退婚后我把反派脸打肿了新婚宴她强势出手,平纠纷,惩奸徒,诛叛徒,虐渣打脸,风华耀眼,这一世,让你们见识一下什么叫满级玩家屠了新手村快穿之我是反派的金手指女主狂霸酷炫拽,武力值爆表,以不同的身份穿越在各个小世界里,不断宠溺反派BOSS的甜宠文。反派由我来宠!本侧妃竟然没有失宠做襄王侧妃不是我本愿,受宠这事儿也不是我本愿,冷面傲娇的王爷非说很爱我,我有什么办法呢??我也很惆怅的!!加载更多潜力大作女生必读1 反派从疯人院开始崛起 作者: 扬帆都市异能159219 字 离经叛道的魔尊一朝穿越成被陷害进精神病院的陆千炼,开启了崛起之路!2 一品红人 作者: 晓阳高职场励志1713717 字 大处着眼,细节求胜。赤忱丹心为民谋利需手腕,平台高处争权夺利求正身3 网游之神秘复苏 作者: 道听途说的他游戏异界1392275 字 这跟鸡爪子一样东西,是我重生的金手指?什么玩意!我丢!这居然是……4 此刻我复苏了华夏神明 作者: 小僧爱喝酒东方玄幻317721 字 西方众神统治人类,直到赵飞宇穿越而来:谁说东方无神,这个神明我认识5 风水师:开局暴打百级厉鬼 作者: 我爱吃酥鸭都市异能100472 字 觉醒大风水师系统,开局签到纯阳心法,金刚怒目,雷霆之音,万邪不侵!6 大周极品公子 作者: 居来者上架空历史186875 字 公主抢他做驸马,首辅千金非他不嫁,可是沈浪只想安安稳稳过个小日子啊7 从华山剑奴开始,签到十年 作者: 辣条一块钱奇幻修真244702 字 朝廷来犯,宗门将倾,华山剑奴叶擎一道万剑归宗,覆灭千军万马。8 搞化学的不能惹 作者: 白色草原上的牛架空历史378444 字 无特异功能,无金手指,一个小理科男一步一个脚印,建立了一个化工帝国!9 废墟中的蚂蚁 作者: 凌云笑笑生末世危机119463 字 小人物末日求生,集结众好友,不断探索砍杀,寻找人类文明断绝的原因。10 灵阳客 作者: 大庞古典仙侠134047 字 宝化凡胎渡世人,九宝历劫道成真。惩恶扬善仙门人,锄强扶弱情义真!1 重生学霸是全能大佬 作者: 易水戋现代重生137233 字 古代将军穿越都市少女,系统在手,学习创业演戏参军通通不在话下!2 穿成嫡小姐总是被暗杀 作者: 微可可玄幻仙侠184811 字 生机尽断,敌人强大,看人们眼中的废柴如何崛起,闹得这京城天翻地覆。3 一不小心偷了白少的孩子 作者: 月夜霜飞总裁豪门122407 字 他看着对面倔强的女人冷笑一声,呵想要我的儿子,那就别想离开我身边!4 我在古代当海盗 作者: 玻璃颜色穿越时空136281 字 我在古代当海盗,手撕变态船长,战同行堵官府兴风作浪,闯关刷宝泡总督5 灵宝小农女 作者: 南川南经商种田303098 字 凤凰宝石是一块宝石,还是凤凰。香花问:凤凰呢?身旁人:我不是吗?6 医妃马甲又掉了 作者: 泡泡糖刨冰穿越时空760900 字 惊现医学智能空间,九王妃带着作弊神器从此又多了个神医马甲去泡妞。7 聂少的掌上娇妻 作者: 青青夕照总裁豪门197189 字 错综复杂的家族利益关系、意想不到的身世之谜,还好她一直在身边陪伴!8 修仙不如抱大腿 作者: 凤灵果玄幻仙侠192370 字 炮灰女配?不存在的,看我如何驯服直男男主,驰骋三界,夺取天道。9 锦绣承君心 作者: 蜗牛Dee架空历史165147 字 “你可愿意娶一个丑女为妻,哪怕世人皆笑话于你?”,“求之不得”10 穿成虐文女主后我和男配HE了 作者: 刘和雅古代重生410922 字 你敢信?最开始我只为了活下去,可渐渐的,发家致富攻略美男一样没少!上一章返回目录+书架下一章查看最新《11、兴民国初现新气象 枣树滩李九遇救星》最新评论评论本章还没有人发表评论哦~我来说两句换一换关于17k.com | 商务合作 | 友情链接 | 帮助中心 | 用户守则 | 网站地图 | 小说标签Copyright (C) 2006-2020 www.17k.com All Rights Reserved 中文在线版权所有,都市小说、仙侠武侠、言情小说等在线小说阅读网站,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17k小说网所收录免费小说作品、社区话题、书友评论、用户上传文字、图片等其他一切内容均属用户个人行为,与17k小说网无关。–17K权利声明。京ICP证010590号 京ICP备09030667号-5   京网文[2014]0917-217号   (署)网出证(京)字第112号 新出网许(京)字045号 北京市公安局备案号码:11010102000012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 188 6819 3136 举报邮箱:yuxiang@col.comvar _hmt = _hmt || [];(function () {var hm = document.createElement(script);hm.src = https://hm.baidu.com/hm.js?9793f42b498361373512340937deb2a0;var s = document.getElementsByTagName(script)[0];s.parentNode.insertBefore(hm, s);})();//首页bannerBAIDU_CLB_fillSlot(“2506251”, “BAIDU_1105071”);//二维码下面的广告BAIDU_CLB_fillSlot(“933954”, “BAIDU_933954”);//右侧文字链//BAIDU_CLB_fillSlot(“501717”, “BAIDU_501717”);//右侧广告第一个BAIDU_CLB_fillSlot(“977999”, “BAIDU_977999”);//右侧广告第二个BAIDU_CLB_fillSlot(“978000”, “BAIDU_978000”);//右侧广告第三个//BAIDU_CLB_fillSlot(“978001”, “BAIDU_978001”);k.loadJs(https://jsm.wxs666.cn/js/mob/promdk.js, window[BAIDU_978001]);//右侧广告第四个BAIDU_CLB_fillSlot(“978002”, “BAIDU_978002”);//新阅读底部通栏广告2BAIDU_CLB_fillSlot(“977998”, “BAIDU_977998”);//新阅读底部通栏广告3BAIDU_CLB_fillSlot(“978214”, “BAIDU_978214”);//阅读页左侧漂浮广告//BAIDU_CLB_preloadSlots(“3745496”, “1022270”);// BAIDU_CLB_fillSlot(“1022270”);//对联// BAIDU_CLB_fillSlot(“3425458”);//富媒体// BAIDU_CLB_fillSlot(“3745496”);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1 + 15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