银监会新政岂能独好村镇银行

银监会新政岂能独好村镇银行
  2006年12月21日,中国银监会发布《关于调整放宽农村地区银行业金融机构准入政策,更好支持社会主义新农村建设的若干意见》,鼓励各类资本新设主要为当地农户提供金融服务的村镇银行、贷款公司和社区信用合作组织。首批选择在四川、内蒙古、甘肃、青海、吉林和湖北等六省(区)进行试点。标志着中国农村金融将迎来一个新的转折点,有人甚至欢呼:“中国农村金融改革的春天到来了!”
  怪象:村镇银行一方独大,农村资金互助社、贷款公司临泡沫化
  从首批6省(区)各类新型机构试点的设立情况来看,6省(区)共列了36个试点,其中村镇银行的试点地区为21家,农村资金互助社试点地区为10家,贷款公司为5家,而有些省份竟然全是村镇银行的试点,见下表:
  首批新型农村金融机构试点分布统计表
   省(区)
  村镇银行 3 1 10 2 4 1 21
  贷款公司 1 1 0 2 1 0 5
   注:截至2007年底,银监会共核准31家新型农村金融机构开业(其中包括扩大试点后吉林新社的2家村镇银行)。其中,村镇银行18家,贷款公司5家,农村资金互助社8家。
  如果说首批试点还看不出银监当局和地方政府对村镇银行的偏好,那么2007年10月银监会扩大试点范围之后各地反馈出来的信息表现得更明显,最近只见各地筹备设立村镇银行试点的消息,31省(市、区)基本上将各地新型农村金融机构的试点设立为村镇银行的试点,农村资金互助社、贷款公司面临泡沫化。
  随后,中国银监会银行监督一部的李琳处长在新疆首家国民村镇银行开业仪式上也肯定这种说法(2008年1月21日,中国经济时报),这标志着自第二批试点开始,银监当局已经公开否决了农村资金互助社和贷款公司的试点。
  部门利益,大于公众利益,大于农民利益。银监会如此,地方政府如此,官员如此,金融资本如此,民营资本也如此。
  种种迹象表明,银监会这种自相矛盾的做法也并不完全出自其本意。其实,试点省份设立村镇银行只需银监会审批即可,但就区域而言,村镇银行毕竟还只是试点,地方政府有很大的决策权。银监会颁布的《意见》细节上并不完善――― 给地方留下了很大的空间。
  地方政府拼政绩是村镇银行最有力的推手,此为其一,而地方银监当局推卸监管责任,则是农村资金互助社不被看好的主要原因。2008年1月初,吉林银监局局长在清华大学的一个会议上介绍试点经验时,就对农村资金互助社非常无奈,认为他不好监管。而与会的一会从事金融工作的朋友分析,村镇银行、贷款公司要么是由现有银行参股,要么是现有银行的全资子公司,参股银行就能直接对其进行监管。从监管上讲,即使村镇银行出现问题,可由持股银行收购或重组,这就很大程度激励了地方监管部门热衷村镇银行。而农村资金互助社完全是民营的,股东和经营者也是农民,让银监部门非常不放心。
  还是以湖北为例。湖北省银监局相关负责人在接受《第一财经时报》记者采访时(2007年2月12日)曾这样对记者说,“现在每天来谈投资的企业都挤破了门,我们完全没休息时间。”在接受采访时他更进一步透露,“除了银行外,很多原本不从事金融业务的企业都纷纷表达投资农村银行的意愿”。记者特意捕捉了这样一个细节,“短短半个小时的采访,多次被咨询电话打断”。
  
  由于村镇银行必须由现有金融机构发起,所以,从其发起行就可以看出各地村镇银行的试点概况。
  政策性银行“跑马圈地”
  对此,一家国有银行人士分析,国开行积极参与各地村镇银行的试点,其“跑马圈地”是为占据农业产业的市场空间,因为国开行机构只设在省一级,可以村镇银行的方式与其支持的农村重大基础设施贷款对接,通过搭建村镇银行平台,改善其业务模式。
  就在国有商业银行纷纷从农村撤退的同时,外资银行却开始昂然挺进。2007年12月13日,国内首家外资农村银行――汇丰曾都村镇银行在众人的关注中顺利开张。
  专家分析,外资银行下乡意在战略布局。外资机构“下乡”其实是以更长远的眼光尝试接触中国的农村金融市场,通过其在农村的发展熟悉市场、积累经验,为未来条件具备时扩大市场份额打下良好的基础。
  中小商业银行“攻城略地”
  
   农信社改革历来为世人所诟病,银监会之所以出台农村金融新政,在某种程度上也是农信社改革不力所致。这次,他们钻了银监会新政的空子,不少农信社打着改革的名义,在盲目求大的思潮下,跨区设立村镇银行,企图通过改头换面改变起形象,有的是通过“跨省联姻”,如由宁夏平罗县联社在吉林省松原市前郭县发起成立的地方性股份制村镇银行――前郭县阳光村镇银行2007年12月26日正式成立,该银行由自治区联社主导、平罗县农村信用合作联社发起筹建,注册资本为2000万元,平罗联社出资400万元,占该村镇银行20%股份,其余80%为社会自然人股份;有的则干脆“近亲繁殖”,甘肃新型农村金融的试点就全部由甘肃省农村信用社联社包办,而大连市农联社也将设立村镇银行。
  国有银行“按兵不动”
  
  
  在回答这个问题之前,有必要回顾一下国有银行为什么会撤出农村。自实行商业化改革以后,我国四大国有银行纷纷弃乡返城,收缩撤并县及县以下机构网点,而国有银行商业化改革的根本目的就是提高资金使用安全性,追求利润最大化。众所周知,农业项目获利周期长、利润率低、抵御风险能力差,商业银行在农村经营面临着信息不对称、缺乏抵押物、运作成本高等困境,试问,同为商业银行的村镇银行如何克服这一困境?农村资金互助社作为农民自发成立的互助性的社区金融机构,“熟人社会”让彼此知根知底,信息对称,减少了交易成本,而农户在社区内的社会信誉也克服了缺乏抵押物的风险。以全国首家资金互助社――吉林省梨树县闫家村百信农村资金互助社为例,以10.18万元的自有股金和20万的借贷资金在开业一年就基本实现了收支平衡(不算开业费用),而一家注册资本达100万元村镇银行在开业一年却不可能达到这个目标,为何?农村资金互助社的经营者和业务人员都是农民,有地,即使一年不拿报酬,也有收入来源,村镇银行能做到这点吗?截止2008年1月末,闫家互助社累计放款125笔共计49.98万元,都能按期归还!这又说明了什么?
  第三,农村资金互助社真的难监管吗?监管当局经常拿农村资金互助社的监管说事,认为农民素质低,从业人员水平低下,风险监控能力低下。事实真是如此吗?全国首家农村资金互助社经营成功的事实说明了一切,自2004年7月10日起,全国就先后成立了很多未被监管当局批准的地下农村资金互助社,仅在四平地区,这样的组织就有10余家,这些组织大都经营良好,至今未听说哪一家按规则经营的农村资金互助社产生了金融风险。
  而中国人民大学农业与农村发展学院的周立认为,农村资金互助社股金大部分由农民入股,熟人社会自有其保障资金安全和降低资金运行成本的天然优势。参股农民,也有内在的激励,去管好自己的钱;若从其他金融机构融入资金,则又有融资机构的监督。无论是理论,还是实践,都有十分充足的理由去证明,资金互助社适合农村,是有效解决农村融资问题的金融安排。在制度框架下,将其业务范围定位为乡(镇)或行政村一级的社区,也已经有效控制了风险的发生。因此,这类金融组织的监管,不应成为难题,因为不需要像大型商业金融机构那样设置种种监管门槛,只需备案即可。运作一定时期后,应该允许,甚至鼓励农民的合作金融与合作经济融合,以利用互联合同优势,让产业利润和金融利润,甚至流通利润,都能留在农村社区,使得农村摆脱失血甚至败血的顽症,成为有造血功能的有机体,恢复农村社会、经济、文化的活力。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6 + 20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