银监会指出国家开发银行商业化运作十大利空

  1、筹资方式单一,缺乏稳定的资金来源。许多国家的政策性金融机构,除了国家拨付资本金数额外,还可以享受免除偿付红利或股息的优惠,并可以通过借款、发行债券和吸收特定存款、免交全部或部分税赋、享受政府利差补贴等方式筹集。由于有多种方式筹资,保证了政策性金融机构拥有充裕的资金。但国开行目前只能通过定向发行金融债券和向中央银行借款方式筹集资金,财政补贴资金难以及时足额到位,积累资金能力有限,没有形成稳定的筹资机制。虽然近年来探索市场化发债的方式筹资,但还需要通过法制加以确认。
    2、市场化营销手段和经验不足。目前,国开行贷款营销主要通过各级政府或政府部门来进行,贷款以向有政府背景的贷款平台发放为主,贷款营销带有比较浓厚的官方色彩,以市场化的商业手段来进行贷款营销活动尚未真正开展。国开行商业化改革后在市场营销方面将面临较大的挑战。
    3、商业化改革对信贷资产质量风险分类结果有较大影响。目前,国开行实行的是信贷资产质量十四级分类标准,其核心定义虽然与银监会《贷款风险分类》规定的贷款质量五级分类总体吻合。但在实际分类过程中,以政府信用状况、财政收入等作为重要的分类标杆,弱化对借款人特别是政府融资平台的财务、信用、经营及现金流方面的分析,造成分类时主观判断随意性较大、数据计量分析少,存在分类结果等级偏高现象。而在商业化转型后,贷款质量分类必须突出以借款人为主体,强化第一还款来源,其以政府信用、财政增长等为支撑的分类结果将会影响贷款质量。
   4、商业化改革势必考验政府信用的持续性和有效性。开发性金融的根基是地方政府信用,以财政补贴或收益权增加借款人及项目单位偿债能力,实施方式往往是银政签署合作协议。近几年,国开行不断扩大政府组织的融资平台(如城投公司等)发放城市基础设施等项目的贷款,而这类贷款项目又多是借款人和实际使用人相分离的。这种运作模式的弊端就是对政府信用的过度依赖,在国开行实行商业化改革后可能产生较大的风险隐患。若国开行的业务运作模式改变及贷款投向调整,将会影响对地方政府建设项目的连续性投入,部分地方政府则有可能削弱对地方项目的融资平台,造成部分融资平台最终破产逃废债务,这对国开行的稳健经营是十分不利的。
    5、缺乏资本金补充机制,资本充足率偏低,且呈逐年下降趋势。目前,国开行还没有建立稳定的资本金补充机制,国开行成立时的500亿元注册资本金至今未有变化。国开行主要从事中长期贷款业务,贷款风险隐患及不确定性因素较多,因而对其资本充足率的要求也相对较高。据调查,近年来随着该行业务的快速扩张,其资本充足率逐年下降,2002年至2006年各年末的资本充足率分别为11.58%、10.26%、10.50%、9.15%、8.05%。而国际上政策性银行资本充足率都在15%以上,与此相比,国开行2006年末低7个百分点,差距甚大。据国开行测算,若要维持8%的资本充足率,2007年至2010年需分别补充资本136亿元、474亿元、882亿元、1,409亿元;如达到国际上15%的资本充足率,五年间需要分别补充资本1,300亿元、1,800亿元、2,500亿元、3,300亿元、4,400亿元。供给需求缺口很大。
    6、国家信用弱化直接加大国开行筹资难度。多年来,国开行依靠央行以行政方式发行金融债券是其主要的筹资方式。据该行统计,2006年末该行总资产23,140亿元,总负债21,560亿元,其中发行债券余额达19,040亿元,占总负债的88.31%,该行对债券筹资依赖度很高。国开行实行商业化改革后,可否继续沿用行政指令发债,银行同业是否继续认购有待实践来回答。2007年第一期国开债招标情况不佳,几乎流拍就是一个印证。2006年穆迪等三家国际评级公司继续给予国开行主权级信用评级,很大程度还是认定其拥有国家信用。
    7、基础服务设施和人力资源不足将制约业务发展。目前,国开行在机构、网点、结算、汇兑、票据等基础金融服务方面与商业银行相比存在较大差距。商业化转型后,随着业务拓展特别是支持新农村建设、中小企业等社会瓶颈领域业务的推开,加上长期从事政策性业务造成竞争意识和主动营销意识相对较为淡薄,适应市场化方式和商业化运作的难度和风险日渐凸现,一定程度上制约国开行业务的进一步发展。
    8、经营理念上的政策性思维也会影响其商业化运作效果。一是一些分行经营理念中行政色彩仍然较浓,“不与商业银行竞争”的观念在基层影响较深,习惯使用银政合作协议“一揽子”运作大中型项目,对单一项目主动营销意识相对淡薄;二是行政化的人力资源配置机制与商业化转型的风险管理要求不相适应;三是国开行长期沿用的行政管理体制,致使绩效考核机制、人力资源管理、内部控制等激励约束机制相对欠缺。
    9、受经济资本约束,国开行拓展县域以下中小企业举步维坚,不利于调整国开行信贷结构。至2006年末,该行累计为6.8多万户中小企业、个体工商户及农户发放232亿元贷款,全年发放了新农村建设及县域贷款640亿元。与此同时,国开行营业支出比2005年增长了23.8%,剔除与营业收入密切相关的营业税金及附加增长外,发展县域业务,增加中小企业贷款,都要花费人力和财力。商业化转型后,开展以经济资本配置为核心导向的风险限额设定,核算经营成本,将制约国开行在县域以下的业务发展速度。
    10、商业银行审慎性监管标准仍不适合商业化改革后的国开行。国家虽然确定了对国开行进行商业化改革,但今后一段时间内国开行贯彻国家宏观经济政策,继续以支持国家基础设施、基础产业、支柱产业和高新技术等领域发展为信贷重点方向还不会改变。因此,目前银监会要求商业银行执行的审慎经营标准如单一客户贷款集中度、授信集中度等一系列监测指标仍然不能适用于国开行“大额、集中、长期”的信贷业务。适用国开行特点的监管法律法规几乎是空白,这种情况自然会影响监管部门对其持续审慎的风险监管,无法及时准确计量、预警、提示风险。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16 + 4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