铜盘蒸鸡

  铜盘蒸鸡
   瞧它那么不起眼地躲在菜谱“家乡菜系列”,带了一脸乡下人初次进城的无奈和羞涩。
  重要的是吃鸡。鸡呢?被剁成了指头般细细的小块,分不清头尾翼脚,散落在盆中央,一起向上冒着缕缕热气,热气中散发出一股鲜香。什么香?不是鸡香,是葱香!原来那鸡剁成块后,混进了许多干葱粒,一蒸蒸出了葱香鸡。
   蒸鸡一点也不是新鲜吃法,也许恰恰是最土最简便的吃法。早些年到乡下去,热情的乡民招呼客人的最朴实最诚恳的方法就是把满地跑的鸡杀给你吃,最方便的吃法,也属于这种把鸡剁个七零八落然后在大锅里一蒸而熟,
   既然都成时尚了,自然要效法的。也买回一个“铜盘”――一个不锈钢做的浅底的大盘而已,不知道该叫它盘呢,还是盆,反正都有点那个意思吧。蒸一只鸡肯定是吃不完的,那就来半只。很简单很简单的做法啦,忍不住又想配些冬菇木耳金针进去,但一转念,不行,那成饭堂和大排挡的菜式了。糟蹋了那大盘,可惜。
   不就因为那一个看上去有格外豪爽的铜盘么?老想着要吃的是乡下情调的时候,塞进嘴里的到底是什么东东,反而忘记了,哈哈!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19 − 16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