钱诗贵日记:吃驴肉

  
  朋友请吃驴肉,我左右为难了。

  至于驴肉馆,连门都不进的。

  小时候老家以养牛为主,马很少,驴没有。

  还是启功好,他写的”题黄胄画驴五首”通俗易懂,让我记住了其中一首。
  何来无款名家画,留得长天待我书。”
  至于赵忠祥画驴,是没法和黄胄相提并论,就没有研究的必要了。
  因为到处行走,来到保定时,当地朋友很热情,径自将我带到驴肉馆,我连门都没进,就有了呕吐感。

  后来,有人说我是驴脾气。

  我的脾气还坏,有人说是典型的白羊座性格,心直口快,常干得罪人的事,说得罪人的话。
  我明知别人提醒的对,但有了素材还是照写不误。
  现在想来,我有驴的精神,自然不能吃驴了。
  喜欢吃驴肉的人常说:”天上龙肉,地上驴肉。”
  看到别人吃的津津有味时,我却视之为毒药,惟恐避之不及。
  难道我只是吃素的命吗?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3 − 3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