钱被银行行长拿走了,人被公安警察抓去了,罪被人民法院宣判了–上诉状(转载)

  梁秀芬伪造金融凭证罪
  上 诉 状
  上诉人梁秀芬,女,临沂市兰山区人,捕前系罗庄区双发化工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现在押。

  罗庄区人民法院(2014)临罗刑初字第1号刑事判决书认定:“2003年前后,被告人梁秀芬通过时任临沂市商业银行罗西支行行长的被告人刘树伟向他人发放高利贷。2007年8月下旬,因被告人刘树伟发放的高利贷无法收回,且被告人刘树伟亦无力偿还……被告人刘树伟应梁秀芬的要求,于2007年10月中旬在梁秀芬家中伪造了两张没有真实存款关系的的现金缴款单”。
  1、罗庄区人民法院(2014)临罗刑初字第1号刑事判决书的上述认定,隐瞒了上诉人和临商银行罗西支行存在真实存款关系的真相。
  这绝不是认识问题,认识问题是可以充分说理的。理由是否正确另当别论。而隐瞒主要事实,回避核心证据,则是故意而为之,其目的就是制造冤错案件。
  2、罗庄区人民法院(2014)临罗刑初字第1号刑事判决书虚构了上诉人和刘树伟个人借款事实。
  庭审中,辩护人举证的临商银行进账单和后来汇总后的缴款单均由临商银行罗西支行加盖印章,足以证明刘树伟的收款行为和出具票据行为系临商银行的单位行为。公诉机关没有任何证据证明上诉人是与刘树伟个人发生业务往来。判决书所谓“通过时任临沂市商业银行罗西支行行长的被告人刘树伟”如何如何,纯属虚构。
  3、罗庄区人民法院(2014)临罗刑初字第1号刑事判决书虚构了上诉人通过刘树伟“向他人发放高利贷”的事实
  虽然上诉人梁秀芬在2011年8月12日,也做过相关供述。但上诉人并不认可笔录中的内容。庭审中上诉人模糊认可笔录签字,但询问人员并没有向上诉人宣读笔录内容,更没有让上诉人阅读。况且,上诉人老眼昏花,没有眼镜,是无法阅读的。检察机关的现场时时监控录像可以证实相关情况。
  至于刘树伟收到上诉人款项后是否进账、作何用途,与上诉人无关。上诉人无须干涉也无权干涉。
  二、罗庄区人民法院(2014)临罗刑初字第1号刑事判决认定缴款单系金融凭证无法律依据。

  1、偷换文件概念。《中国人民银行办公厅关于银行现金解款单、对账单、银行询证函性质认定事宜的复函》所指系现金“解款单”,而并非现金“缴款单”。现金解款单和缴款单缴款单不是同一概念,更非同一属性。现金解款单可以作为客户和银行的结算凭证,而现金缴款单不具有这一属性。仅是“同城范围使用的(一般)银行凭证”系银行与客户之间发生了资金收付关系的证明文件。不具有金融业务的结算功能。
  判决书故意把“现金解款单”偷换为“现金缴款单”用心险恶。
  2、《中国人民银行办公厅关于银行现金解款单、对账单、银行询证函性质认定事宜的复函》(2003年第8号文)系中国人民银行办公厅的文件,而《中国人民银行关于银行现金缴款单和进账单性质认定的复函(对公安部经济犯罪侦察局)》(银条法[1999]27号文)系人民银行的行政文件。其效力显然高于人民银行下属办公厅的文件。
  3、中国人民银行办公厅系人民银行的内部管理机构。主要管理金融机构系统内部的相关事务。其文件对外当没有法律效力。
  正如辩护人所说:“作恶构陷的人总是不会有好结果的。把明知无罪的人构陷或指控为有罪,将来必定要受到更重的审判”。

  此致
  上诉人 梁秀芬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4 × 3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