钱荒时代,机关算尽后的悲凉

  
  §紧箍咒儿。
  什么意思?给地方政府举债套上紧箍咒儿,绝对禁止出现压垮骆驼的最后一根债务稻草。还记得2009年欧洲主权国家债务危机吗?一码事儿。政府因为债务破产在西方并不稀罕,但在执政党地位被写进宪法的国家意味着什么?嗯,这种事儿是绝对不允许出现的。昨天的帖子《资本收紧时刻,资产保值进行时》中提到,4月25日中共中央政治局召开会议,分析研究当前经济形势和经济工作,除了继续强调‘经济稳增长’这块政权基石,最重要的议题就是防范金融风险,说得更直白一点,就是延缓债务危机爆发。
  官方数据显示,截至2016年末,我国地方政府债务15.32万亿元,地方政府债务率(债务余额/综合财力)为80.5%。加上中央政府债务12.01万亿元,2016年底我国政府债务合计27.33万亿元,我国政府债务负债率(债务余额/GDP)为36.7%,低于主要市场经济国家和新兴市场国家水平。
  2012年M2是97万亿,仅相当于2016年155万亿的2/3不到,而2012年后,随着经济增速放缓,GDP增长愈来愈依靠政府投资拉动,地方政府投资的资金来源除了银行信贷就是融资平台举债,而后者根本上也是由地方政府提供担保的,为投资风险背书的是政府信用。从19.94到15.32,地方政府大量投资举债后,债务不增反降的原因在哪里?凭空消失了吗?笔者一时也一头雾水。
  不管如何粉饰文字,时间久了纸里终究包不住火,必须想办法降低政府债务违约风险。上文提到的六部委严格规范地方政府发债手段,仅仅是控制新增债务规模,而对于庞大无比的存量债务该如何化解?现在的吃瓜群众智商已不比从前,首先想到的自然是超发货币稀释,然而仅仅这一个举措还远远不够。
  §死亡循环。
  各部委一句话‘不准举债’说起来轻巧,地方政府其实无奈得很。地税和土地出让收入一天比一天少,而每年新增的公务人员、事业编制等吃皇粮大军却一天比一天臃肿,试问政府投资铁公鸡的钱从哪里来?要么继续举债引爆债务危机,但甫一停止举债,经济就立马死给你看,前无进路后有追兵,身处‘举债基建-转嫁债务掏空民间-从头举债’死亡循环中的地方政府,像极了当年乌江边的楚霸王。
  以前文章中多有提及,‘存量不动,做大增量’是多少年来雷打不动的经济发展理念,而辅以肥水不流外人田式的的大政府主导投资模式,通过牺牲人口红利、环境、资源换来的发展成果,注定极少惠及民生,而只能被政府拿去‘集中精力办大事’,而这就不可避免出现了一个严重的经济痼疾――本末倒置。《大学》中讲到,‘物有本末,事有终始,知所先后,则近道矣……其本乱而末治者,否矣’。具体表现就是为投资而投资,民众消费乏力。
  §经济恶化。
  从当前形势来看,制造业和服务业PPI同比增速已经见顶,而得益于去产能带来的企业补库存,也已经与PPI趋于同步,意味着补库存对经济的拉动作用已经是强弩之末;而随着一二线热点城市房地产市场的持续收紧,这个支柱产业对经济增长的拉动作用正在放缓;再看另一个主力铁公鸡,随着前文述及的资本市场越收越紧,能让已经批复的项目善始善终、不出现一堆烂尾工程就是大幸。综合几方面因素,今年经济增速前高后低的态势已经基本形成,无论再怎么涂脂抹粉,也难掩盖悲凉的基本面。
  内需不振,出口乏力,完全依赖投资拉动的经济,注定需要庞大的信贷扩张作支撑,这在美联储QE时代如鱼得水,然而到今天却已经是举步维艰。随着美联储本年度第二次、第三次加息,甚至年底的缩表操作,全球货币流动性大拐点已经是呼之欲出。汹涌的资本外流和汇率压力下,指望继续走放水刺激的空间已经完全不复存在,今年的经济走向将何去何从?明年呢?
  原创文章出自公众号‘阿甘看天下’。(图片来源:百度图片)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2 − 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