钱复台湾就是找观世音当外长也斗不过大陆(转载)

  前台湾“外长”、国泰慈善基金会董事长钱复在台湾有句名言,“大陆政策是外交政策的上位政策”,马英九到现在都常引用。钱复在接受台湾中评社社长俞雨霖、台湾中评社总编辑林淑玲专访时为我们解密。他透露,那时候是看李登辉对国家统一政策有转变,对于台独、独台有倾向,“我这句话是警告他的”!
  钱复1935年生,浙江杭州人,美国耶鲁大学国际关系博士。曾任行政院新闻局长、“驻美代表”“经建会主委、外交部长、国民大会议长、监察院院长,2005年退休离开公职生涯,目前担任国泰慈善基金会董事长。
  钱复的父亲钱思亮曾任北京大学化学系主任、西南联合大学教授,1948年来台之后担任台湾大学校长、台湾“中央研究院”院长。1983年在台北过世。
  钱家一门三杰,钱复的两位兄长钱纯及钱煦,都是财政及医学界知名人士。钱复更曾与历任“国防部长”及监察院”的陈履安,国民党荣誉 连战,以及前清华大学校长沈君山并称台湾政坛“四公子”。
  钱复接受中评社访问,回顾“大陆政策是外交政策的上位政策”这句话表示,1992年3月,他当“外交部长”任内,在中央党部开大陆政策指导小组会议上,曾说过,“大陆政策位阶要高于外交政策”,那时候是看李登辉对国家统一政策有转变,对于台独、独台有倾向,“我这句话是警告他的”。
  他强调,大陆政策在当时最高指导原则是国家统一纲领,只要有这个政策在,有这个纲领在,台湾的安全与安定可以保障,不可能有问题。因为我要跟你统一,你怎么可以打我,外交政策换任何人主政都没有关系,当然他没有想过这些年能够换到这样的,是很糟糕的。
  1990到1996担任“外长”的钱复说,做部长没有什么了不起,一个是知人善用,第二个就是把经费调配,做适当的处置,这两样做好了,他每天晚上十点钟上床睡觉,不必担心。因为知道派到那里人,放心不会有问题的,有问题早就向他报告了。但是外交你就是找观世音菩萨或耶稣基督来办,也没有办法改变现在的困境,人家就是选择要跟那个大的做朋友,不会选小的嘛,这是个现实,所以多一个邦交国或少一个邦交国,老百姓的口袋里不会丢多少钱,这就是大陆政策位阶高于外交政策的最主要理由,大陆政策不能错的,“国统纲领”你一定要帮我保护在那里,不能丢了,丢了,台湾老百姓的生命财产都会受到严重的伤害。

  

  钱复表示:“他80岁了,前70年活的高高兴兴的,认为民主政治最好,一生拚命为实现民主政治的品质与效率,他以前向蒋经国建言“戒严是不对的,是错的,不该做这个事情,民主是对的,自由是对的,你要做”,最近这个十年,“我后悔我说了这些,民主跟自由到了台湾都变假的了。”
  钱复说,今年3月18日的学运对于两岸关系丢下一个非常重大的路障,因为服贸协议的不能处理,现在两岸之间,包括“金管会”与大陆银监会、证监会、保监会四会本来有固定的会议,现在都停了,跟ECFA相关后续的协议、货贸协议也都停摆,这个是很不幸的发展。

  钱复说,为什么停摆?因为这边学运说要先立法后审查,那你要监督,我跟你谈什么?你将来的监督是什么样的监督?不知道。
  钱复说,学运这些朋友自己很爽,他们掌控,但是他们掌控的是什么?没有解药,等到人脑子不是很健全的时候,你没有办法跟他坐下来谈,政治斗争继续干下去,台湾没有路可以走,看不出来有什么路。
  钱复说,当然对绿的来说,他是要夺权,他是要取得政权,但是取得政权是要取得对老百姓有好处的政权,不是让老百姓饿死的一个政权,很可惜的,目前的政治人物都在讨好,毫无疑问的,有不少数目的人是处于迷茫、不满、气愤、觉得没有希望、失望,所以这些政治人物就迎合这些心理,认为用如此的方法就可以争取选票,因为蓝绿基本的差距不会超过7、8个百分点,你如果可以争取过来10%,那不满、愤怒、无望、气愤这种人可能超过10%,所以是可能胜利的。但是胜利却可能带来的是什么?
  钱复强调,绿已经把调子拉得这么高,像是台南市长赖清德到大陆去,你还是要坚持独立,这个后果是什么?你把台湾老百姓要带到什么样的一条路?是什么道理?是玉石俱焚吧,还是安定的生活?从政的人要自己问自己,我该做什么,那现在不顾一切要取得政权,纵使玉石俱焚,我也要,现在我们看得很清楚,而且一定会升级,今年的11月29日(七合一地方选举)是一个试金石,是一个test,如果绿营大胜,那就是要用这一套做法可以改变影响的票数超过10%,甚至是15%,这个后果是很严重的,接着下来,2016是不是也是如此,民众如果觉得这样子走下去很高兴,那没有办法,否则的话,2016也许会有转变,这是一个最悲观的角度。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5 + 18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