钦州港的一品香驴肉火锅

  秋天来了,冬天还会远吗?又到火锅上市的季节了,也是人们日常食补的好季节,吃火锅可以去火锅店吃也可以在家自己动手,约上三五好友或一家团聚,想吃什么就买什么,荤素搭配,边吃边煮,其乐融融。吃火锅是最原始的做法,想吃什么就放什么,多自在,也最能保鲜,不油腻,为现代的健康吃法。吃火锅时,男女老少、亲朋好友围着热气腾腾的火锅,举筷大吃,把酒言欢,温情荡漾,洋溢着热烈融洽的气氛,正适合了大团圆这一中国的传统文化。火锅不仅是美食,而且蕴含着饮食文化的内涵,为人们的饮食生活倍添雅趣。火锅是中国所特有的食用食品的方式,火锅的圆形设计,使就餐者集成一个圆圈,也在预示着中国人讲究团圆的传统习俗。火锅餐饮方便快捷的大众化特色被消费者接受和喜爱,尤其北方地区寒冷干燥的天气让火锅市场潜力很大,而且火锅种类的经营方式也不断创新,有以“麻、辣、烫”著称的重庆火锅是南派火锅,以涮羊肉为主要代表的北派火锅和新派火锅,也有以海鲜为主要代表的广东及海南所说的打边炉火锅。
  我们中国人喜爱吃火锅由来已久,唐朝白居易的《问刘十九》诗:“绿蚁新醅酒,红泥小火炉。晚来天欲雪,能饮一杯无?”此首小诗惟妙惟肖地描述了当时诗人白居易和朋友们吃火锅的情景。现代一些文化名流对火锅也情有独钟,名人胡适对故乡徽州火锅钟爱有加,在家宴请客人吃饭时,大多由其夫人精心烹制徽州火锅以招待客人。著名文学家梁实秋在一篇题为《胡适先生二三事》的回忆短文中,就描写了徽州火锅给他留下的深刻印象以及胡适对徽州火锅的偏爱之情。电影名导演谢添早年在重庆时,喜食重庆火锅,堪称是一个爱吃火锅的”老饕”。火锅,它来源于民间,升华于庙堂,无论是贩夫走卒、达官显宦、文人骚客、商贾农工,还是红男绿女、黄发垂髫,其消费群体涵盖之广泛、人均消费次数之大,都是其它望尘莫及的。作为一种美食,火锅已成为我们中国美食的代表。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4 × 3 =